全国首创排队借书一去不复返,上海图书馆公测手机借书功能,“扫一扫”就行

2019-04-17

  最近来到上海图书馆的读者可以试用一项新功能——“扫一扫”手机借书。上海图书馆完成了手机借书公测平台开发,读者在上图书刊外借室书架上拿起任何一本书,用已绑定上海图书馆读者证的手机扫描上海图书馆馆藏条码,就能成功外借该书,不用再通过摆放在固定地点的自助机器借书。这意味着上图在多年来适应移动互联网发展,推行“移动优先”的服务理念下,如今,读者通过手机已能实现几乎所有图书馆大众功能——它既是一张可以刷进图书馆门禁系统的读者证,也能完成借书、续借、检索、电子书阅读、向馆员提问、预订活动门票等各种服务。


  “扫一扫”借书意味着什么?上海图书馆副馆长周德明设想了一个场景,读者在书架前浏览,发现心仪的书,掏出手机,扫一扫条码,就完成了借阅,而不是像过去一样要走到安放在固定位置的自助机器旁进行扫码。“读者背上一个书袋,借一本书就放进去,然后移步到下一个书架,完成所有借阅以后,轻松通过门禁,回家。”在这样的场景设想下,上图为首批体验手机借书的读者准备了一个布袋作为礼物,“这也是在今年世界读书日前夕,我们送上的一份读书礼物”。


  通过门禁——看起来是一个不起眼的步骤,恰恰是手机借书的一个关键技术点。去年8月15日,上海图书馆与上海阿法迪智能标签系统技术有限公司合作,推出手机借书小试公测,对2400余册外语图书外借服务进行测试。截至去年底,在4个半月中这2400余册图书馆被940人次用手机外借了1941册。一方面表明,读者接受手机借书这项新生事物,另一方面,公测中也未发生重大的技术故障。因此,目前开始的中试公测将借阅范围扩展到了上图所有可供外借的50万册书刊。阿法迪智能标签系统技术有限公司联席董事长张良元介绍,手机借书中试公测需要解决的技术难点主要有三,其一是开发涉及到图书馆流通系统中多家公司软硬件产品,在原有服务链上进行多方协作同步改造;其二是中试范围是50万册书刊,借阅高峰时所产生的数据,对外借室门禁的压力将成指数级增长;其三,上海图书馆开架流通是上海市中心图书馆总分馆体系下的全市“一卡通”流通,手机借书中试公测不能影响二百多家分馆的流通服务。


  “具体来说,手机借书并不改变目前施行的借阅方式,包括老年人更习惯的传统借书和已经被广泛接受的通过自助机器借书。这就意味着新的技术不能影响目前的技术模式。我们通过对RFID(射频识别)标签的细微调整,让门禁系统增加了对手机借书的识别。需要解决的是,图书流通高峰时间,读者同时手机借书造成对系统流量的压力以及门禁系统识别的速度压力。”上图读者服务中心副主任金红亚介绍,为解决门禁压力问题,曾有一个方案是设置2米长的门禁通道,以延长读者通过时间的方式,缓解门禁识别压力。“但对读者来说,这肯定会造成一定不便,我们最终否决了这个方案,通过技术攻关,解决了这个问题。”



  手机借书公测平台的推出,打通了手机二维码读者证和手机借书间的业务链。周德明说,对读者来说,这是借书体验的改善,对图书馆来说,也将有效节省流通服务成本。特别是在未来的上海图书馆东馆,以藏借阅一体为目标,没有阅览区与借书区之分,在广阔的图书馆空间,读者既可以进行阅览活动,又可以直接借书,“假如还是以自助机器和人工服务为模式,要设置多少台机器和服务点呢?手机借书实际上就是把图书馆的外借点从多个扩展到无数个,图书馆排队借书的场景将一去不复返。”


  目前,上海图书馆活跃读者(过去一年有借阅记录)80余万,手机通过微信公众号绑定上海图书馆读书证的读者超过30万。“预计手机借书功能的推出,将让更多人用手机绑定读书证,从而使得我们通过手机提供的阅读服务、推送的阅读内容,惠及更大人群。”周德明说。


  据悉,上海图书馆推出的手机借书服务为全国首家,上海多家区级图书馆已前往“取经”。未来,或许可以期待,在上海公共图书馆系统全面实现手机借书服务。而对建设中的上海图书馆东馆来说,智能化的想象空间十分广阔,手机借书是优化服务方案的其中一项。目前,上图东馆已建起地上6层,预计年中结构封顶。东馆定位为面向公众的图书馆,建成后将与目前上图淮海中路馆舍形成大众与专业服务的不同定位分工。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


上海旅游会展网提供上海旅游景点 | 上海酒店 | 上海会展 等权威上海旅游资讯平台,为海内外
旅行者及会议会展、奖励旅游、展览会和各类活动策划者提供专业上海会展奖励旅游信息的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