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厂房“摇身一变”,这里有了上海首家“稻田里的美术馆”

2018-10-06

  仲秋的风拂过一眼望不到头的青绿色稻浪,还未完全成熟的大片水稻迎风摇曳,发出让人宁心静气的“沙沙”声。这里是上海西南的青浦练塘镇,已是沪、浙交界地区,再往西就是浙江省。这里没有繁华的商业街,鲜有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过这里却有一处和“郊野气质”似乎不太相符的建筑:美术馆。


可·美术馆。茅冠隽 摄


  练塘镇金前村金田路428号,这是“可·美术馆”的所在地。今年5月,“可·美术馆”成立并举办了首个艺术展,这是全市首家“乡村美术馆”。没有光怪陆离的灯光,没有高楼大厦的衬托,这座白墙黛瓦的美术馆朴实无华地融入了乡村的一草一木,从美术馆参观回来,游客甚至能看到扛着锄头从农田走回家的农民。


  为什么要在稻田里开美术馆?乡村需要“阳春白雪”的美术馆吗?自带“艺术气息”的美术馆,如何融入并反哺乡村?


可·美术馆门前的水稻田。茅冠隽 摄


旧厂房“摇身一变”成了美术馆


  青浦练塘是全国有名的“茭白之乡”,“可·美术馆”门前的农田就是茭白田。每年茭白的收获季是5月份到9月份,头茬茭白上市后这里才换种水稻。今年5月底,正逢头茬茭白收获季,在半人多高的茭白田的掩映中,一场名为“平行·上海——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的展览在“可·美术馆”正式启幕,这也是“可·美术馆”的开馆展。


  何谓“平行”?策展人陈瑞这样说:“上海是多元平行的,古代与当代、本土与国际、传统与现代、乡村与都市在此并行不悖。就像美术馆门前的太浦河通连着太湖与黄浦江,最终汇入长江、奔流入海。在这里,乡村与都市之间的转换并没有突兀感,古镇乡趣和高楼都市之间是‘共生’的。”“可·美术馆”就像是一种通道,连接着温婉水乡青浦和现代化上海市区这两个“平行世界”。这个展览的展厅布局就体现了“平行”理念:一堵墙隔开两个空间,左边是中国水墨画,右边则是油画和当代艺术。


摆放在美术馆门口的艺术品。茅冠隽 摄


  从美术馆自身的建立过程看,人们可以发现另一种“平行”:这座乡村美术馆并非凭空建起,而是改建自低效工业厂房。练塘农副业公司总经理叶国华告诉记者,这些厂房原本是租给个体老板建厂的,做的是风力发电设备的机箱和罩子。“这些年青浦区、练塘镇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步伐加快,这里又是水资源保护区,低效工业厂房都需要调整,因此在2016年时,这里的工厂就不再运营。之后我们一直想利用这些厂房引进文化旅游项目,正好碰上有一批艺术家有意开设一个‘田野中的美术馆’,双方经过协商沟通,最终在2017年9月签订了合同,美术馆项目最终落地。”


美术馆内的雕塑作品。茅冠隽 摄


  如今的“可·美术馆”,“骨架”依然是原先厂房的样子,但内核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里几乎所有的建筑外墙都被刷成了白色,建筑风格上也做了些调整,外观并非四四方方,而是充满高低起伏,设计成了“江南庭院”的模样。原先厂房的主车间被设计成了约有1500平方米的展厅。目前,“平行·上海”展览的相关展品已撤走,展厅中展出的艺术品均为个人收藏,常设展品有近100件。


建造、运营均按专业标准,力争成“中国最美乡村美术馆”


  虽然建在乡村,但是“可·美术馆”的建设标准一点也没有降低,这是一座按照现代化标准建造的美术馆。从金田路拐进美术馆的那一刻,参观者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艺术气息。这种“高规格”也体现在细节之中:主展厅是白色的,层高非常高,提供给人宽阔的视觉空间,同时,大厅里配上了专业的照明灯,灯的颜色、位置、角度都经过了专业人士选定,确保艺术品上没有丝毫反光,能最大限度将艺术品的美呈现出来。“硬件的专业固然重要,但软件的专业更重要。在营运管理上,我们完全按照现代美术馆的方式去做,力求打造成‘中国最美乡村美术馆’。”“可·美术馆”理事长杨明辉说。


馆内的艺术品。茅冠隽 摄


  今年50岁的杨明辉是湖南人,上世纪90年代起就在上海打拼,此前在外企工作,2017年辞职,全身心“扎”进了艺术行业。他告诉记者,产业结构调整、厂房闲置后,镇、村收回了厂房,“可·美术馆”再租用这些厂房。在不办专题展览的时候,馆内员工有7个人。“算上日常运维成本、租金成本等,每年大概要花数百万元,如果举办一场大型活动就要增加很多额外的花销。但即便如此,我们仍然坚持免费开放。既然是美术馆,无论开在哪里、谁开的,都带有公益性质,美术馆本身不能以营利为目的,这也是我们秉持的宗旨。”


面向全球开放的艺术家驻留创作空间。青浦区供图


  杨明辉说,这座乡村美术馆的名字叫“可”,原因除了投资方之一是青浦本地美术教师出身的画家吴可,还因为“可”这个字包含了丰富的联想,蕴含了广阔的可能性。“在展厅两侧,我们把原先的厂房分割成了近10个大小不等的房间,有接待室、办公室、创作室、会议室等,还有数间宿舍以及一个食堂。我们这里不只是个美术馆,还是个艺术家的‘根据地’,艺术家扎根乡村创作能以这里作为‘据点’,我们为其解决食宿问题。我们计划每年都策划几个大型展览,还准备开设小型的艺术品商店和书店,进一步丰富美术馆的功能。”


馆内陈设的雕塑作品。茅冠隽 摄


从“送艺术下乡”到“艺术在乡村生根”


  记者了解到,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中国就掀起了一股民营美术馆建设热潮。1991年,艺术大师黄胄创建了中国的第一座私人美术馆——炎黄艺术馆。1998年,三家由企业赞助的民营美术馆——成都上河美术馆、沈阳东宇美术馆和天津泰达美术馆出现,给长久以来缺乏展场和资金支持的中国当代艺术带来生机。虽然私人美术馆被公认为是“烧钱”的行当,却依然有越来越多的人借助这种带着公益意味的形式,将私人珍藏回馈社会。不过,“地广人稀”的乡村真的需要美术馆吗?


美术馆夜景。青浦区供图


  陈瑞表示,“城市美术馆”是目前中国的主流形态,“乡村美术馆”为数不多,比如宁波的杜岙美术馆建在偏远的小村庄、乌镇的木心美术馆建在古镇里。但“乡村美术馆”在国外已有比较成熟的探索,比如日本有围绕乡村和农业主题的“越后妻有”艺术节,在箱根也集聚了一批乡村美术馆。“如今,乡村经济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了乡村文化的建设速度。乡村历来是美育的‘洼地’,很多村民没有机会进入美术馆接触艺术,建设乡村美术馆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从前是‘送文化下乡’,但一个乡村美术馆可以让艺术在乡土田园中生根,可以成为乡村美育的‘新祠堂’。哪怕村民每天路过美术馆时多看几眼,这种坐落在村民身边的‘精神地标’也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艺术家和村民互动。青浦区供图


  乡村美术馆,不只是建在乡村那么简单。它不是因为受限于场地面积、场地租金、城市功能变迁而简单搬到乡村的“城市美术馆”,也不是一些只有外壳的先锋美术馆的“建筑实验”,必须和乡村产生实际文化联系。开馆之初,“可·美术馆”的运营者就想明白了这一点。在美术馆内有一排专门的房屋被建成了“游客体验馆”,市民游客可在此体验陶艺制作和瓷上绘画。“收费并不高,对团队和学生还有额外优惠,周末常有人来此体验艺术的乐趣。”杨明辉告诉记者。除此之外,美术馆目前正在筹划准备11月中旬的展览,主题暂定为“田字旁”:“既然建在乡村,何不请艺术家来创作一些乡村主题的艺术品并进行展览?我们计划邀请30多名艺术家在此创作,一起绘就、塑就青浦练塘之美,这也让美术馆和乡村产生了更深的联系。”


供市民游客绘画的毛坯。茅冠隽 摄


  金前村党支部书记陆剑岗告诉记者,“可·美术馆”的开设,已经让村子、村民的状态产生了变化。“村民们一开始比较好奇,后来发现美术馆免费开放,慢慢就会走进去看看,不一定能看懂,但确实被吸引了,有的还会抱着孩子去看。自从有了这个美术馆之后,去村文化站里练书法和绘画的人也多了起来。美术馆的艺术气息也带动了周边卫生环境的改善,现在村民对村庄环境保洁比以前更加上心了。”


村民参观美术馆。青浦区供图


  此前,在“可·美术馆”的开馆展——“平行·上海”展览期间,青浦区教育部门、金前村等组织了中小学生、村民进馆参观,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进入美术馆。“练塘文化底蕴深厚,‘可•美术馆’是我们在推进乡村振兴的过程当中诞生的。能让从来没有进入美术馆的人走进专业展厅、欣赏真正的艺术,这是乡村美术馆的意义所在。”练塘镇党委委员钱闪星说。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上海旅游会展网提供上海旅游景点 | 上海酒店 | 上海会展 等权威上海旅游资讯平台,为海内外
旅行者及会议会展、奖励旅游、展览会和各类活动策划者提供专业上海会展奖励旅游信息的官方网站。